当前位置:主页 > 互联网 >

数字时代新阶级:平等的互联网让世界更不平等了吗? 互联网

来源:本站整理 发表时间:2018-12-21 17:35:46 阅读:

数字时代新阶级:平等的互联网让世界更不平等了吗?

第四季《奇葩说》有个辩题,讨论 " 是否应该支持让全人类一秒知识共享的技术 ",反方辩手詹青云的一段发言把比赛推向高光时刻。

我们今天,不是活在一个知识被缩在庙堂里的时代,我们活在一个资讯爆炸的时代,一个知识生产的速度超越我们储存它速度的时代。

我们这个时代考验的,恰恰是你从这些知识当中,去挑选、辨别、排序的能力。这种能力,是熟能生巧的直觉,它是不可以被存进芯片的。

数字时代新阶级:平等的互联网让世界更不平等了吗?

这正是我们所处的互联网时代啊。

鼓吹平等的互联网上可以搜索到所有开放信息,某种程度上看,它的确让世界变得更公平了。普通人可以在互联网上找到顶尖学府如哈佛、清华的公开课,也可以在专业平台如得到和喜马拉雅买到所谓知识和内容,而在整个互联网,包括各类聚合资讯平台和社交媒体,有足够多免费的泛资讯内容。获取资讯似乎变成了毫不费力的事情。

然而,如何从这些信息中拣选出必要内容就成了一门必修课。内容产品绞尽脑汁说服用户:我给你的内容是最好的,比如付费。这或许是筛选信息的一重滤网——用金钱购买别人的智慧,比如财新、得到;或是编辑筛选,过滤了低价值用户和资讯,比如早期采用邀请制的 " 知乎 " 和现在的邀请制小程序 " 头牌观点 "。

上网成了升级打怪,搜索能力、付费能力、筛选能力是一个个等待解锁的技能包。装备不同,获得的成绩和回报千差万别。

这个时代,老生常谈的 " 知沟理论 " 可能比我们想象的更加严重,数字鸿沟也并没有因技术普及得到缓解。看似公平的互联网把用户分出了贫富阶级,一边是因为地区和个体收入水平差异,用户被动地被划分成所谓 " 五环内外 ",另一边是被海量信息裹挟但筛选能力差异化的用户,主动强化着阶级属性。

被地区与个体收入水平差异割裂的互联网阶级

从全球范围来看,区域发展不均衡严重影响信息的平等传递。缩小范围至个体收入水平,信息提供者也在加剧这种不公平。

Web Foundation 在今年 10 月发布全球互联网报告:全球接入互联网的用户增长出现大幅下滑,这并非意味着互联网接入已经进入了饱和状态,恰恰进一步说明了数字鸿沟的存在:当冰岛地区在 2016 年就达到 96.2% 互联网接入率时,东非的厄立特里亚国只达到 1.2%。

数字时代新阶级:平等的互联网让世界更不平等了吗?

在这些互联网接入率极低的国家," 全球互联 " 对他们而言似乎是天方夜谭。

号称是 " 自由的百科全书 " 的维基百科首页,列出了几大语种的词条数。英语条目以 576 万居于榜首,其次是德语和法语条目。俄语、西语、中文、日语均被列出,但更小或更落后的如东南亚、南亚和非洲国家,要想找到以该国母语列出的条目却要费些劲。

数字时代新阶级:平等的互联网让世界更不平等了吗?

维基百科打造的,本应该是一个开放平等的知识共享社区的维基百科,词条编辑由用户众包完成。但在经济欠发达的地区,有时间、有资质承担 " 志愿工作 " 的用户远低于发达地区。

据《好奇心日报》报道,维基百科社区一年一度的大会 Wikimania 2018 上,一位非洲编辑质疑道:" 你指望我们志愿免费贡献我们的知识吗?这里的人甚至无法志愿贡献时间。" 维基百科所奉行的无偿编辑在全球范围内也并没有普适性," 社会经济环境可以改变一个国家在网络知识产出上的能力 ",但不是所有人都享受着经济发展的红利,因而有时间在维基写词条。

小国和欠发达地区的关注度不会太高,我们似乎默认了这一条规则,但深究起来,硬件条件、贡献者数量和知识水平的差异终于通过百科条目外化了。

另一个典型的案例是苹果公司的新闻产品 Apple News。这个自 2015 年启动的项目,汇聚了 30 多名曾经的一线记者和编辑,试图用 " 苹果的技术 + 编辑的智慧 " 打造一款精品资讯应用。但 3 年过去,也只有美国、澳大利亚和英国三个地区的用户可以使用。

尽管商业世界自有其规则和考量,但这种 " 限定发售 " 的形式,很难说不是在加剧着信息的独裁与垄断。

数字时代新阶级:平等的互联网让世界更不平等了吗?

Apple News 总编劳伦 · 科恩(Lauren Kern),曾任《纽约时报》杂志部门担任副主编、《纽约》杂志主编

而个体收入水平的差异决定了他们对接收的信息质量的期待,反过来又影响着信息生产者的目标定位。

《经济学人》曾在一篇文章中提出:这个时代的注意力是否已经被货币化?文章采访到《注意力商人》作者 Tim Wu:" 如果你不为此付费,那你的注意力就会变成产品(If you ’ re not paying for it, you might be the product)。"

艾瑞咨询发布的《2018 中国在线知识付费市场研究报告》中,预测知识付费的规模将从 2017 年的 49.1 亿增长到 235.1 亿,知乎、得到、千聊、喜马拉雅等头部产品的市场规模日渐扩大,更细分的中腰部产品也在抢占着市场份额。但与此同时,极光大数据发布的《2017 知识付费类 App 研究报告》也显示,知识付费的消费主力更多集中在一二线城市,总体收入水平差异直接体现在对优质信息的购买力上。

数字时代新阶级:平等的互联网让世界更不平等了吗?

在《经济学人》的采访中,Tim Wu 还提到,质量过硬的产品只会因消费者的支付行为而存在,因为编辑的目的在于获得用户认可,而不是注意力。

那么,不愿意付费或无能力付费的用户,只能拱手交出自己的注意力。不论是 Facebook、谷歌,还是趣头条和今日头条,它们始终攥着 " 时间不值钱 " 的用户的注意力,用海量水平参差的信息轰炸出新的数字阶级。

当然,也有人正在主动固化数字阶级

上周,冰点周刊刊发的《这块屏幕可能改变命运》在朋友圈刷屏,有人感慨:技术终于填平了数字鸿沟,贫困县里也走出了省状元。后续的媒体报道却越来越多地揭示了这块屏幕的问题:比如学生的知识水平跟不上," 这块屏幕 " 对他们而言或许是雪上加霜。

放大来看,面对繁杂信息,筛选能力各异的普通人同样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