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互联网 >

2018年,BAT互联网巨头人到中年 互联网

来源:本站整理 发表时间:2018-12-24 16:59:00 阅读:

2018都发生了些什么改变,我们即刻复盘盘点一下。

2018年,一部名叫《规模》的书比较火,长期盘踞几大电商网站图书类的推荐位置,这本被《万维钢的精英日课》重度推荐,并引进国内的重磅图书,只阐明了一个基本的道理,没有无限制的增长,没有无穷大,增长是有极限的。

用这样的一个基本观点,在2018这个时间节点上,去审视下互联网巨头BAT的发展状况,大致可以总结出一个集中的共性特点,增长极限已至,互联网巨头也迎来了增长的极限。

先说阿里巴巴,因为其生态战略的强大作用,在一个无比大体量的生态体系中,按照曾鸣老师的说法,是已经出现了一个真正的经济体,几个面儿组成了一个真正的经济体。

淘宝的C2C,蚂蚁金服的支付体系,菜鸟物流的物流体系,阿里云的虚拟支撑平台体系等等。

虽然拥有多个面上的主体,组成了一个商业经济体,但是能够看到阿里巴巴依然在寻求额外的发展,布局新零售从虚拟线上商业王国扩展到线下实体商业帝国,提出新制造,向商品的最上游寻求渗透,寻找生态空间上的拓展。

包括马云多次在大众场合提倡的e-WTP电子世界贸易系统建设,也在同时拓展阿里的海外业务空间,寻找新的增量,从侧面反映增长极限的焦虑。

盛极一时的互联网巨头,拥有多个天然的矿井,但是每个矿井都有其自然的产能和产量极限,依然需要不断的寻找新的矿井。

2018年,BAT互联网巨头人到中年

道哥的《时间的力量》新商业思辨会,即将上演,12月23日见

再看腾讯,就更加有意思了,2018年的几件事情都很是蹊跷。

其一,腾讯的股价开始了起落的常态波动,让曾经习惯了一只飙升趋势的股民有些不知所措,是上天对曾经错过腾讯价值投资机会的股民开的一条通道?还是价值投资获利空间到达极限的一种信号,谁也说不清楚;

其二,相比以前,大众和媒体对于腾讯财报的关注度明显高了许多,当下的关注更多专注变化的细节,比如会追问每个财务指标包含的具体信息,营收和利润涨跌都说明了什么具体信息等等。

其三,曾经不被提到台面的腾讯视频被广泛关注,腾讯视频会员的各种推销活动也被所有的人谈论,各种渠道,各种合作伙伴的联合推销一个腾讯视频会员,百来块钱的一个收入,对于财大气粗的腾讯来说如今是什么意义价值,一直引发受众的好奇。

就连笔者自己使用的一款监控设备的管理app上,开机画面上也会推出设备厂家商城和腾讯视频的合作项目,可以打折购买腾讯视频会员,有些让人看不懂了,为啥这么热力的去推销一个腾讯视频会员产品。

一切不寻常举动,都让世人关注,当下的腾讯还是我们认识的曾经的腾讯吗?腾讯是不是变了。

接踵而来的就是答案,一方面,是个好消息,整个腾讯的财报数据显示,腾讯体系的广告收入份额在增加,实现增量,另外一些基于微信系统的增值业务收入,以及创新业务收入在增加,整体上说高度依赖游戏收入的收入结构在发生持续的变化;与此同时,国家关于游戏备案规定的相关规定出台后,对于腾讯的深入影响正在加剧,为还占有近三成收入份额的游戏的未来面临巨大的不确定性。

此时,小马哥正式提出了全新的战略方向,吹向了拥抱产业互联网的号角,这个口号的提出,对于大众来说有些突然,却并不意外,C端业务的极限瓶颈已至,即便没有2B服务的基因,也不得不直面产业互联网巨大的市场空间,开始进入。

配合战略方向的调整,相关的组织架构调整也随之而来,这一行动也被观察家解读为一种不得已而为之的被动行为。

增长的极限与创新者的窘境,已经让这个互联网巨头不得不下注产业互联网的2B业务,虽然明知没有这方面的天然基因,或许即便是变异出来相应的基因,都要选择做这个冒险,因为别无选择,一切都是天道使然。

再看看百度,最大的印象是,没有额外的声响,只是感受到靠广告为生的百度,自己也在疯狂的做广告,这个广告不是因为流量焦虑的到处批发流量,因为百度搜索流量的大池子依然坚挺。

这次百度做的是金融业务的广告,百度有钱花,这个BAT中的独立存在,看着阿里腾讯在各自领域支付宝和微信支付的金融业务布局风生水起,自己即便是没有直接的支付发生场景优势,即便是没有一个成熟稳定的会员系统做支撑,都敢通过对外批发流量的方式,售卖自己的金融服务产品,也真够拼的。

这或许并不见得是一种主动创新行为,倒是一种追随的行为,言外之意也是一种落后分子不甘为人后的附带行为。

2018,发生在互联网巨头身上的新闻还很多,但是创新和突破十分确认的是主流核心,一方面显性的力量来自一贯的创新基因,另一方面的隐形本质在于事物基本发展规律的必然,增长极限和阶段性发展目标后的第二条增长曲线寻找的焦虑使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