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互联网 >

互联网寒冬:你需要撑的,不只有2019 互联网

来源:本站整理 发表时间:2019-06-11 11:13:31 阅读:

记忆里,过了年很快就是春了,冷是年前的冷。而最冷的日子里,火红的灯笼,对联,商家的大红装饰,借着年的由头铺得到处都是。眼里看着红色,身上也没那么冷了。过了年,开了春,很快便是冰河解冻,嫩芽萌发。

近些年不太行,总是年后飘雪。人在寒风里挨着,痛感冬季漫长。

记忆里,经济危机总是国外的事。冷是一阵的冷。而最冷的日子里,众志成城,多难兴邦,挑战与机遇并存,眼里看着鼓舞的文字,心里也没那么惶恐了。熬过那段,订单如雪片般飞来,很快便是鲜花着锦,烈火烹油。

今年不行。危机被稀释了,也被拉长了。裁员的消息如同暮钟般陆续响起,新年与它无关。华为停止社招,美团3分钟裁员,知乎裁员比例达20%,锤子垂死挣扎。这是年前。

每当消息出来时人们总会心里一凉,然后深吸一口气,扭过脸不去看它。我们嬉闹着,一头扎进春节档电影大战,“小破球”一飞冲天,翟天临不知知网等社会娱乐事件里,仿佛一切如常。

但寒冬没有停。

新年后正月十一,滴滴在月度全员会上表示做好过冬准备,整体裁员15%,涉及2000余人;

正月十三,京东集团于开年大会上宣布,2019年将末尾淘汰10%副总裁以上的高管;

正月十四,人人车被曝暴力裁员,经理以下全部辞退......

寒冬无视新年,无视嬉闹,无视你是否心凉。消息一则又一则锤下来,夜还长。

废名的诗后面还有一句,前面说漫天繁星,但后面就紧跟着“清晨醒来”皆是“冬夜梦中的事了”,大有盛世如梦的意境。

互联网行业亦是如此,试问哪夜没有星光闪耀呢?只是能连续撑过几个夜晚的星,怕是没有几颗。而全部历史才不过20年的中国互联网行业,遍地都是new money.

微信图片_20190223092414.jpg

拐点

关于本次互联网寒冬,我有三句话要说。

第一,丢掉幻想,准备应对持久战;

第二,互联网红利期已过,或者说,过去,传统印象中的互联网红利期,已经不复存在了;

第三,前途依然是光明的,但光明未必和你有关。

01寒冬持久

中国不是没见过大风浪。接入世界经济体后,97年亚洲金融风暴一次,08年全球经济危机一次。这两次危机中,第一次时任国务院总理朱镕基以强劲手腕顺利度过,实行人民币坚决不贬值,对内则实行扩大内需的政策。第二次则由于中国国际收支的资本项目还未完全开放、资产证券化的规模还处于初级阶段、同时国内有着大量外汇储备,因此并没有受到太过严重的冲击。

在上述两次危机的过程中,无论是98年后中国大量的基础建设雨后春笋般出现,还是08年后推出的一揽子(4万亿)计划,就其本质来说,它就是社会消费不足,政府主导投资,变相消费以拉动经济增长。

用好了,叫罗斯福新政。用不好,就是希特勒的德意志第三帝国,其本质都是凯恩斯主义。对一个经济体来说,凯恩斯主义就像是强心针,它能帮你扛过这段,但并不能帮你活下来。正确的使用方式是:出现问题,打一针撑住,赶紧去医院。其中“去医院”才能根本解决问题。

以罗斯福新政为例,在新政后期第二次世界大战爆发,大量的物资出口欧洲战场为美国注入了极强的经济活力,从而顺利渡过危机。在这个例子中,“欧洲战场的极大市场需求”,就是美国经济的“医院”。

所以说凯恩斯主义究竟是“毒品”还是“妙药”,其本质就取决于后续是否有新的经济活力。

微信图片_20190223092416.jpg

97年,国内百废待兴,08年中国的国内生产总值也还不到日本的一半。我们的总设计师曾经说过“天塌了有高个子顶着”,终于在改革开放后的第四十个年头,我们成了最高的两个巨人之一,而天又塌了。这次必须由我们亲自来顶。

2018年第四季,经济增长率将放缓至6.4%,创2009年首季以来新低。

中国的互联网行业之所以发展迅猛,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因为站在了巨人的肩膀上,而2019,巨人在经历着前所未有的考验。

中国民众消费能力在下降。

2018年,消费增速和去年相比下降了1.7个百分点,创8年来新低。

2018年,旅游人次增速首次跌入个位数,创下10年以来的新低。

2018年,看电影的总人次同比下降10.7%,平均上座率相比去年下降12.8个百分点。

外贸的情况也很不好。

2019年2月14日,海关总署14日公布的去年12月份进出口数据显示,按美元计,12月进口按年减少7.6%,远逊预期的正增长4.5%,而前值为增长3%;出口按年减少4.4%,也比预期的正增长2%、前值增长5.4%为差。12月以美元计价的出口创2016年12月以来最大降幅,以美元计价的进口创2016年7月以来最大降幅。

另外,外贸、外资等投资减少,曾经签署的这么多合同契约不能履约,一大批企业的资金链将会中断,从而金融体系就会不稳。

在过去,拉动中国经济的三驾马车分别是“消费”,“外贸”,“投资”,现如今纷纷遇到困难。

微信图片_20190223092422.jpg

此次危机的直接导火索来自于去年3月份发生的中美贸易摩擦,至今仍处于谈判协商阶段,前景依然不甚明朗。但对于中国这样巨大的经济体而言,贸易战是外部压力,是火星子,真正的炸药桶则是债务问题。其中包括地方政府债务与居民的个人债务。

要知道,家庭消费是推动中国结构性增长的要因,而由于17~18年的去库存政策,房价的暴涨终于从一线城市波及至全国,使得大多数原本观望的居民终于下定决心绑上了这辆列车。现如今中国消费者债务水平迅速上升,这可能让大家更不愿意花钱。

根据国际清算银行(Bank for International Settlements)的数据,预计到2019年底,中国的债务占GDP比率可能达到275%,高于2018年的261%。

地方债问题也同样严重。1994年国税、地税分离的分税制,对于20年来的中国经济发展有着深远的影响。分税制让地方政府有了经济动力(压力)去广开财路,于是土地财政出现了,房地产泡沫越来越大;于是政府融资平台出现了,地方政府债务越来越膨胀。

中共财政部7月18日的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6月末,全国地方政府债务余额16.8万亿元,这看上去并不多,但地方政府除了发行财政部许可额度内的政府债券之外,通过城市建设投资公司等各类平台融资的其它部分,则被视为地方政府隐性债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