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财经资讯 >

北京,服务业开放如何再领航? 财经资讯

来源:本站整理 发表时间:2019-03-13 22:03:04 阅读:

北京,服务业开放如何再领航?

  北京市顺义区外国人出入境服务大厅。

北京,服务业开放如何再领航?

  2015年7月,北京市率先在全国实施境外旅客购物离境退税,2016年6月,在全国率先实现京津两地离境退税互联互通。

北京,服务业开放如何再领航?

  2017年5月,北京市服务业扩大开放综合试点示范区外籍人才出入境“新十条”落地实施,这是全国首个面向服务业的外籍人才政策。

北京,服务业开放如何再领航?

  国家对外文化贸易基地(北京)。北京市推动文化贸易改革,创立文物艺术品“区内存储+区外展拍”保税交易模式。
  图片均为北京市商务局提供

  服务业是今后中国开放的重头戏。近日,国务院批复《全面推进北京市服务业扩大开放综合试点工作方案》,同意在北京市继续开展和全面推进服务业扩大开放综合试点。

  自2015年5月以来,北京市开展了为期3年的服务业扩大开放综合试点,是全国首个,也是目前唯一一个服务业扩大开放综合试点城市。不同于自由贸易试验区为以园区为依托的开放模式,北京市的试点围绕产业在全市域展开。

  3年来,北京探索了哪些经验?在全国具有怎样的示范意义?新的方案又将如何推动服务业开放进一步深化发展?本报记者进行了采访。

  

  北京试点不一般

  ——北京试点和自贸试验区建设、内地与港澳服务贸易基本自由化一起,共同构成中国服务业对外开放新格局

  北京市服务业扩大开放试点的历程,有3个重要节点。

  2015年5月5日,国务院批复《北京市服务业扩大开放综合试点总体方案》,同意在北京市开展为期3年的服务业扩大开放综合试点,北京成为全国首个,也是目前唯一一个服务业扩大开放综合试点城市。

  2017年6月25日,国务院批复《深化改革推进北京市服务业扩大开放综合试点工作方案》,同意北京市在试点期内进一步深化服务业开放综合试点。

  今年1月,国务院批复试点全面推进方案。“这充分体现了党中央、国务院对北京市服务业扩大开放综合试点工作的重视,及对前期试点成效的充分肯定。”北京市商务局有关负责人表示。

  近年来,中国以试点推进开放的做法很普遍,北京市的试点有何不同?

  “在我国自主型开放实践中,有两种基本的开放模式,即以上海自贸试验区为代表的园区开放模式和以北京开放试点为代表的产业开放模式。”商务部国际贸易经济合作研究院产业国际化战略研究所所长崔卫杰说,北京开放试点直接以各个产业为开放对象,不断扩大不同产业的开放程度,在市行政辖区范围内,实行无差别的产业开放政策。这将有利于形成相对一致的市场环境,促进三次产业的全面发展等。

  那么,综合试点又为何落在服务业上?

  看北京,服务业是发展重点。目前北京市服务业体量大、影响大、开放程度高,服务业占全市GDP比重超过80%,全国占比最高。2018年服务业利用外资占比接近90%,服务贸易占全国的1/5。“北京是中国第一个进入减量发展的城市,在推进疏解中如何实现北京高质量发展,现代服务业无疑是北京下一步要重点发展的领域。”北京市商务局有关负责人说。

  看全国,服务贸易势头不减。2018年,我国服务进出口均实现两位数增长,增速高于世界主要经济体,规模继续保持世界第二位。专家预计在“十三五”期间,服务贸易仍将保持10%以上的增速,高于货物贸易增速。从未来我国推进对外开放的重点和诉求来看,也主要集中在金融、电信、教育、医疗、文化等服务业领域。“目前,我国已经步入了以服务业为主的开放新阶段,国内外服务业和服务贸易都进入了加速发展的新时期。”崔卫杰说。

  商务部部长钟山曾指出,北京市深化服务业扩大开放综合试点与自贸试验区建设、内地与港澳服务贸易基本自由化一起,共同构成了多层次、宽领域、高水平的服务业对外开放格局。

  试出一批全国首创

  ——已探索形成服务业扩大开放、服务贸易便利化等方面68项全国首创或效果最优创新举措

  3年试点有哪些成效?

  一批服务业新业态在北京落地。比如,取消外商投资飞机维修项目中方控股的限制,引入世界第二大综合性航空维修企业法荷航集团,国内首家外资控股的飞机维修合资公司在京运营;放宽出境游业务资质限制,可从事出境游业务的中外合资旅行社增至5家,为不同类型消费者提供了更多差异化选择。

  金融、文化、医疗领域也引入新鲜活水。国际知名评级机构穆迪、标普、惠誉在京新设法人主体;全国首家外资控股证券机构瑞银证券在京落地;永旺幻想(中国)儿童游乐有限公司成为首家外商独资娱乐场所;国内首家具备对外专项出版权的混合所有制企业在京运营;安贞医院实施全国首例大型医院和社会资本以特许经营合作办医模式;创立全国首款居家养老失能互助保险……

  “北京市在服务业开放方面做出了积极探索,试点聚焦符合首都定位的服务业重点领域放宽市场准入。”上述负责人说。据北京市相关统计数据,2018年,北京市服务业增加值占GDP比重达81.0%,比试点前的2014年提高了3.1个百分点;综合试点以来,全市新设64.02万家企业,增长速度较试点前提高了43.3%,其中服务业企业占95.2%。

  试点开放,更离不开制度的探索。

  在推进负面清单管理制度下的外商投资运行管理;贸易便利化改革;对外投资便利化等方面,北京也进行了有益尝试。例如,在市场准入环节,北京市在省级层面首创外资企业设立备案登记“单一窗口、单一表格”,外资企业足不出户,在网上填报一张表格就可以完成企业的备案和登记,目前已在全国复制推广;以贸易便利化改革为例,为促进文化产业发展,北京依托海关特殊监管区域,建立“区内存储+区外展拍”文化艺术品保税交易模式,打通艺术品交易全链条。如今文物只需“躺”在仓库里静待审核人员上门审核,出区展拍时企业也无需再缴纳高额保证金,缴纳保险费即可,降低了企业出区担保费用负担的90%。

  根据第三方评估机构对北京服务业扩大开放第一批及第二批试点工作的评估,服务业扩大开放有效促进了北京服务业开放创新发展和经济结构转型升级,市场活跃度有效提升,服务业对地区经济发展带动作用进一步增强,并形成了服务业扩大开放、服务贸易便利化、优化开放型营商环境等方面68项全国首创或效果最优的开放创新举措。

  新方案亮点多

  ——9方面近180项试点任务,医疗、养老、音像等领域率先开放,拓展服务业开放广度和深度

  那么,新批复的方案里都有啥?未来试点怎么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