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资讯 >

四十年我家生活大变样 新闻资讯

来源:本站整理 发表时间:2018-12-13 16:12:54 阅读:

四十年我家生活大变样

  图为2018年初,卢萍(左)、丈夫李鸿波和一双儿女在拍摄全家福。
  张秉烁摄

四十年我家生活大变样

四十年我家生活大变样

  图为追格大妈身着鲜艳的服饰,在乡政府近日举办的庆祝改革开放40年活动上欢快地跳起藏族弦子舞。
  扎史农布摄

  40年来,改革开放波澜壮阔,百姓生活极大改善,每一座城市、每一处乡村、每一个家庭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二孩

  一家四口乐融融

  ■ 卢  萍  北京  国企员工

  这些年,我家紧跟着国家的计划生育政策转。2011年儿子5岁时,我意外怀孕了,万般不舍地去做了流产手术。谁成想接下来几年,儿子时不时念叨想要一个弟弟。

  2015年下半年,各地二孩政策陆续出台,我和老公很犹豫,年龄大了、精力差了,生容易、养不易啊,也就不了了之了。直到2016年元旦,儿子10岁生日,他要的生日礼物居然是“一个小宝,最好是弟弟,妹妹也行”。就这样,我开始了幸福的二胎孕期。

  怀孕后,儿子兴冲冲地每个月给我拍照,还劝同学、写作文,说有个小宝好。公公婆婆也很高兴,说:“我们这身体,给小的带到幼儿园没问题。”我都想好了生日,老大是1月1号的,老二就2月2号吧,比预产期早几天剖出来。然而,甜蜜的美梦在一个周五醒了:那天我陪儿子游泳,劳累过度,提前破水,孩子31周早产了。

  小女儿生出来只有1300克,而且心脏房间隔卵圆孔缺损,直接进ICU住了40天。我因为胎盘残留、又做了清宫手术,加之不能亲自哺乳,吸奶涨奶堵奶通乳,痛苦不堪。那段时间,我产后抑郁了,甚至有轻生的念头。又和公公婆婆起了几次争执,他们回老家了,我们匆忙地找了保姆,全家都要照顾早产的小女儿。家里负面的气氛直接影响到了儿子,他开始逆反,也不那么喜欢小宝了。

  我很快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开始看心理学、教育学方面的书籍,还去做了两次心理咨询。小女儿的身体状况逐渐好转,整天追着哥哥;儿子虽然初一开始住校,但在家时也会照顾妹妹。一年半之后,家里终于恢复了温馨平和。

  人人都说一儿一女好,只有我自己知道这“好”字写得多么不容易。但我并不后悔,反而感谢这段经历,它让我成长,让我不惧将来的风风雨雨。我也相信这种乐观、坚强也会帮助孩子更好地成长。  

  

  丁克

  “无后为大”过时了

  ■ 鲁翊岚  四川成都  公司职员

  “无后为大”这一观点早已植根于国人的基因血脉中。毕竟,子孙满堂、天伦之乐是最令人向往的家庭生活状态。但不同的个人生活选择越来越得到社会的尊重。

  工作两年后,我和相恋5年的男友步入了婚姻殿堂。

  婚前,我俩很享受恋爱的过程,也一起设想过未来的生活方向与细节。我俩工作稳定,身体健康,都属于文艺小资,喜欢看书、旅行、种花、养小宠物。我俩都像野马一样,喜欢自由奔腾,不喜欢被任何人和事所羁绊,都非常希望将来能继续保持热恋的温度和新鲜感。虽然也喜欢小娃娃,但觉得自己都还是稚气未脱的孩子,理应是对方心里至尊无上、独一无二的宝,不愿意中途多一个“小情人”来分享两人世界。

  我是家中独生女,老公还有个双胞胎姐姐。大姑子嫁人了,先生了一个男孩,二胎政策放开后又添了一个千金。起初我们两家的父母,对我俩婚后多年不生养孩子,多少有些微词,但出于对我俩忙碌的高强度工作,大城市生活压力、生活成本质量的考虑与理解,加上对身体健康状况的考虑,倒也还没多说什么。好在双方父母有文化又开明,我和老公恩爱有加,对他们也孝顺,有时也有意无意旁敲侧击做他们思想工作。渐渐地,他们也不再在要孩子这件事上给我们施压了。

  这些年,我和老公把主要精力放在努力工作和享受生活上,相互照顾,彼此珍惜,利用一切机会制造婚姻生活的新鲜感。周末,我俩要么驾车到近郊,尽情地在大自然怀抱中享受慢生活;要么一起健身打卡;要么一起去福利院做义工,献爱心;要么去私房点心面包店DIY做甜点;要么一起包场看电影后,在屏幕上打出向对方示爱的字幕,给对方一个惊喜……

  其实,在我们的同龄人朋友中,依旧有一部分人不太理解我们,好在大多数人尊重我们的选择,尊重我们的幸福观。老公的姐姐曾开玩笑说,如果将来哪天我俩感觉寂寞了,她就把儿子、女儿让我俩任意挑一个回去养。闺蜜们也多次问我,将来老了怎么办?我笑着说,可以自己养老,也可以进养老院,只求彼此珍爱对方,相互照顾,活得自在潇洒,一起慢慢变老,一辈子当对方手心里的宝。

  黄自宏整理

  

  脱贫

  请求退出贫困户

  ■ 追  格  云南德钦  江坡村吉里小组村民

  我今年53岁,是扶贫建档立卡户。我现在请求退出贫困户。为什么申请退出贫困户呢?是因为我家现在已经达到了脱贫摘帽的标准。儿子参加工作,家里也有了稳定的收入,所以请政府去帮助比我更需要帮助的人吧。

  说几件不堪回首的往事,那一连串的灾祸导致我家一贫如洗。1999年9月27日,丈夫因病在县医院里不幸离世。2003年,房子失火烧没了。2007年7月7日,我妈因病去世。2009年8月16日,年轻的弟弟不幸车祸而亡 ,两年后,我的大儿子也因摩托车车祸而亡。10年时间,在我生命里最重要的4位亲人从我的世界里消失了。一连串的打击让我生不如死,甚至也想一死了之,一了百了。接二连三的灾祸让家里没有了劳力,没有了任何经济收入,我自己也体弱多病,一下子成了贫困户。在我彷徨的时候,小儿子考上了大学,生活似乎为我重新打开了希望的大门,但是儿子的学费也成了问题。

  在我生命最灰暗的时候,党和政府以及许许多多的好人给予我无私的帮助,让我一次次熬过了艰难的岁月。每一笔账我都记得清清楚楚:2000年,国家给我一次性9000元安葬费,2001年—2012年每年给我600元的遗属费,2013年给我1225元,2014年给了1258元,2015年1630元,2016年1680元,2017年追加到4100元。我还记得在我长子车祸时,江坡团组织负责人斯永强带领团员帮我收包谷,九浓团组织给我送来一拖拉机柴火,敦古小组送给我半车柴火,吉里党小组帮我从山上拉来有机肥……这一切我从未忘记过。